刘传俊,中国古代文房收藏家。
来自河北沧州,从小是个农民,
因为家境贫苦,
无法完成高中学业。
90年代,他就开始四处收旧货,
以王世襄先生撰写的
《明式家具研究》为自学基础,
17岁那年就赚进了百倍利润。

在买卖古代家具的过程中,
文房用具,比如笔筒、镇尺等,
经常被当作附加品来赠送,
刘传俊不自觉地越收越多,
从2000年起,有系统地收藏,
至今已超过500件。

为了弄清楚文房藏品的来龙去脉,
刘传俊花10年做研究,
今年出版了《文房》一书,
为自己的每件藏品都做了“身份证”,
社科院考古系教授杨泓、
藏家马未都都为他点赞。
“文房不仅是笔、墨、纸、砚,
而是一个中国文化体系,
把文房文化传承下去就是我人生的意义。”
自述   刘传俊   编辑   白汶平
我叫刘传俊,是个藏家,也是个生意人。
90年代初,我就开始从事古典家具的生意;2000年左右,开始有系统地收藏文房,大约有500件藏品。
我花了10年去探究每件藏品背后的文化内涵,逐一给它们拍照、编列成册,算是藏家中的研究者吧!

文房的体积都不大,大部分是小件的,不会占太多空间,我在家里收了一些。
另外在北京三环租了间带院的房子叫“可园”,专门放我喜欢的家具和藏品,平时我一个人待着,也会招待朋友一块喝茶聊天,是我的一个精神家园。
被迫高中肄业,眼泪滴到纸上湿透了
我老家是沧州农村,小时候很穷。父亲身体不太好,母亲打点零活维持家计。
读高中的时候,外祖母正好住院,我交不出20块钱的学杂费,没有办法完成我的高中学业,当时我眼泪都快下来……
我回到学校,把我的书和被褥打成卷放到自行车后面,回家之前给老师写了封信,眼泪滴到纸上已经透了,我说我要去挣钱,等挣到学费之后再回来完成学业。

刘传俊青年时期
古代的家具都是通过运河从南方运到北方的,我们那个地区正好是沿运河两岸。
以前沧州、河间、静海、大城这一带出过很多宦官,他们的亲戚也会留下一些东西,所以我们村子很多老前辈,农闲的时候就会去收购旧的瓷器、瓶子、罐子再转卖。

第一年的时候,我骑着家里唯一一台自行车出去收家具,没有人带我,结果不到一年的时间,给家里弄了5000块钱的亏空。
我只好又去打工,挣了钱我也没马上还债,又偷偷地去收旧家具。

《明式家具研究》王世襄编著
我们村里有一本王世襄先生的《明式家具研究》,大家复印了看,之后就按图索骥了,开始对古典家具、明式家具、清式家具有清晰的思路,凭书上的图案,线图,去收家具。
1992年,我17岁,收到了人生中第一件值钱的家具。当时是在陕西的县城里,买进的时候是花了260块钱,转手卖了24000块钱,差不多是100倍的利润。
后来,我想挣更多的钱,所以我没有回去高中读书。

《文房》,刘传俊著
花10年找资料、研究
举牌拍下市场首件“百万笔筒”
刚开始我的收藏其实是被动的。
当我去收购和收集这些明清家具的时候,会有一些小件木制类的文房,比如笔筒、镇尺、小的木器文玩。
这种东西当时不值钱,我不还价买东西,对方还会送给我,就是我们说的“搭头”。

那时候收集小东西也不当回事,因为也不值钱,所以就攒着,后来变成越攒越多。到2000年的时候,开始有意识、有系统地收藏。
比如同类的、造型相似的、材质一致的东西,我会选择几件好的留下,其他的就会卖掉。等于是把数量减少,但把质量提高了,所以我的收藏是滚动式的过程。
其实过去文人对文房的喜爱和重视程度,远超过大件家具。但是现在大家的注意力反而集中在家具、字画上。
直到2011年,一只雕玉兰花卉的黄花梨笔筒破了过百万的记录,那是我举牌拍下的。

日本人能做到的,我当然也可以做到
时间久了,我就想把这些东西的来龙去脉搞清楚,开始翻很多书、古籍查资料,参考宋代的《文房图赞》,以及元代的、明清的一些参考资料,很多书薄薄一本就要几千元。
我有一套日本的书《小林山房》,它的内文就是用毛笔写的,配上手绘文房的图,让我非常感动,心想一个日本人能做到,我当然也可以做到。
我家里单一的作者最多的书,就是杨泓老师、孙机老师,还有扬之水老师的书。宿白老师的书虽然存世量不多,但是我都买。
光是买书的钱,就能在我老家买两栋房子了。每一本我都仔细地读过,书页里都有笔记和标签,有时候厚厚一本书,能用到的信息也就一两个段落。
我在家里客厅搭了一个摄影棚,逐一给我500件藏品拍照,因为东西大部分很小件,上头的雕刻和纹饰很细致,得换好几个角度才能拍全。
我没学过摄影,自己拍、自己研究,很长一段时间,我习惯从半夜熬到天亮,甚至睡到一半还醒过来继续拍摄,生活作息渐渐地和家人不同,后来不得已跟老婆分房睡。
前后大概花了10年,为我收的文房做“身份证”,去挖掘背后的文化内涵。
刘传俊和女儿
我很感慨,大家一提到文房,马上就联想到笔墨纸砚,或者认为只跟笔墨纸砚有关才叫文房,其实这都太窄了。
比如我的女儿、我的孩子们,以前我收藏一件东西,他们就问“爸这是什么?”我说这属于文房,他们就很惊讶,或者我突然拿了一个砚滴,他们也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。

文房是一个大的空间概念,它里面可以有跟信仰有关的空间,也有自己休闲的空间。
文房的文化,是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的精华。没有文房,古代的字画怎么画出来的?王羲之的字,张旭的狂草,他们怎么写出来的?

刘传俊和社科院考古系教授杨泓
在大学教授眼中,
我是业余爱好者中的翘楚
《文房》在2020年一月出版,我的老师杨泓老师今年85岁了,他是社科院考古系教授。
他说我写的这些东西,如果我是他的博士生,肯定过不了的,但是我作为一个业余爱好者,能够把文房写到这个程度,已经非常不容易了。
杨泓和刘传俊是忘年之交
我出书的时候,杨泓老师为《文房》写了5000多字的长序,他虽然不完全同意我书里所有观点,但是他尊重我,这是一个老前辈、老学究的态度。
这也是他到目前为止唯一给一个人的书写的序。我真的是非常感动。杨老师说我是他的忘年交,这个是对我的一个非常大的鼓励吧。包括马未都老师、海岩老师、刘丹老师、张涵予先生也都很支持我。

刘传俊出版的《文房》全套
我把文房这个体系,分成了文房纯用具、文房清玩、文房雅玩、文房清赏、文房清供和文房动使,还有一个其他类。
文房纯用具,就是笔墨纸砚印,跟书写用具有关的器物,比如说跟笔有关的笔筒、笔件、笔床、笔洗;跟墨有关的砚台、砚滴、墨床、墨匣;跟纸有关的,镇尺、压尺,都归到文房用具里面。

登录宿迁论坛客户端,分享美好心情
阅读全文  

阅读 4483   评论 3

精选留言
写留言
精彩推荐
打开宿迁论坛,查看更多精彩内容
提示信息

Ps:啊哦~只能在客户端里面玩哦~

提示信息